当前位置:首页>企业文化>员工风采
福建省属国企深化改革发展的一些思考
2017-12-06 12:00:16信息来源:万赢集团

迄今为止,福建国有企业改革已经走过39年的历程。这一历程, 福建省属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成效显著, 但在传统体制、制度的路径发展情况,目前依然面临着一系列亟待解决的矛盾和问题。

在新时期“再上新台阶,建设新福建”的“十三五”规划蓝图建设中,我省国有企业承担着不可替代的重要功能。为此,进一步深化国企改革,加强制度创新建设,不仅要强化自身质的提升,更重要的是要发挥国有经济对我省经济社会发展的先行、引领、支撑和保障作用。以福建省属国有企业为例,笔者从福建国有企业深化改革与发展制约因素着手进行分析,就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进行了一些思考。

一、福建国有企业改革与发展中存在主要制约因素

我国长期处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虽然启动了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但传统的计划体制,沉重的历史惯性难免会影响制度变迁,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国有企业还是依照“老规矩、老制度、老办法”的现象,这一现象在福建省国有企业改革中,我们不难看出其改革过程中明显存在因此,福建国有企业制度变迁尽管取得了显著的绩效,但受到惯性思维,改革发展中仍然存在着以下制约国企发展壮大的因素。

(一)国有资产资本分布宽泛而不集中

目前福建省国有企业分布面仍然过于宽泛而不集中,数量仍然偏多,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大型企业偏少,实力偏弱。一是行业分布宽泛不集中。福建省属企业国有资产资本分布几乎涉及我省所有经济建设领域,国有资产资本流动性较差,资产资本固化问题在不同程度上存在,造成国有资本难以有效集聚和集中。二是涉及的业务分布太散不集中。省属国有企业很多都覆盖全产业, 或整个上下游产业链,难以集中优势资源发展产业的关键、核心环节。比如,汽车产业在科研创新方面的资金投入严重不足,造成无法形成核心技术的比较优势;三是主业多元化投资不集中。省属国有企业难以发挥国有资本集约化、规模化经营的比较优势。国有资本分布太宽太散,既不利于监管,也不利于集中国有资本,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

(二)国有企业的体制机制创新较为滞后

一方面,受到传统计划经济体制的长期影响,省属国有企业依旧存在“政企不分”,这是国有企业的顽症,始终难以解决,不少国企领导及其主管部门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仍然保留着浓厚的行政色彩,省属国有企业经营管理者依旧习惯套用党政机关的行政级别,习惯于比照党政机关干部的行政级别确定企业经营管理者的待遇,同时省属国有企业一旦遇到困难仍然习惯于寻求政府的保护,而不是自主地在市场经济发展规律中需找解决困难的办法。另一方面,在改革过程中形成与现有制度共存共荣的利益集团,传统体制下的既得利益,使他们产生对任何可能威胁其利益的改革持抵触和防范态度,并千方百计地阻挠各种制度改革或创新,比如省属国有企业依旧存在事业编制的人始终不愿意放弃身份,始终抵触人事制度的改革,难以形成人员能进能出、职位能升能降、收入能增能减的国有企业人事管理制度。

(三)国有企业中历史遗留问题的制约

福建省大量国有企业是在计划经济时期建立起来的,不少企业历年累计下来的债务多、持续时间长, 甚至资不抵债,改制后下岗职工再就业难度大。这些历史遗留问题的存在严重制约了企业的改革和发展。具体表现在:一是冗员问题比较突出, 下岗职工安置困难。随着时间的推移,解除劳动关系职工的经济补偿标准和内退人员生活费标准在不断提高,加上现行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的滞后,使得改革成本大大增加。二是离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仍未普遍推行。企业不仅要负责离退休人员的管理,而且还要承担大量的补贴、津贴等非统筹费用支出,负担沉重;三是国有企业划拨用地问题。土地的处理一直是国有企业改制中的难点,也是决定改制是否成功,国有资产是否会流失的重要因素。国家法律法规没有对划拨用地适用范围做出明确的界定,地方政府可根据当地具体情况批准土地使用权无偿划拨,这就形成了省属国企普遍存在的划拨用地的历史遗留问题,这问题严重影响了国有企业融资平台的发挥;四是经济纠纷的法律问题。一些历史债务及其引发的经济纠纷和法律诉讼,也不同程度上影响着福建国企的改革和发展,影响和企业整体上市、整体融资的问题。

三、促进福建国企改革制度创新的基本思路

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 发展壮大国有经济,是新时期促进福建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举措,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对福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把福建建设成为“清新福建”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推进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新一轮的改革发展仍将是福建国有企业今后的重点目标。为此,福建省必须进一步完善国有企业治理结构;必须健全和完善国有资产监管体系;必须加快企业转型升级等方面着手,进一步深化国企改革,充分展现国有经济对福建省经济社会发展的牵引力、支撑力和保障力。

(一)必须进一步完善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完善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是全面推进依法治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在要求,是新一轮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任务。当前,我省多数国有企业已初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但从实践情况看,现代企业制度仍不完善,部分企业尚未形成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权责不清、约束不够、缺乏制衡等问题较为突出,一些董事会形同虚设,未能发挥应有作用。一是要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指导。国有企业完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必须要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历届全会精神,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二是要建立科学规范的组织结构。从国有企业实际情况出发,以建立健全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为方向,积极适应国有企业改革的新形势新要求,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完善体制机制,依法规范权责,根据功能分类,把握重点,进一步健全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的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三是要完善企业经营层选拔任免管理制度。积极探索党管干部原则与董事会选聘经营管理人员有机结合的途径和方法。坚持和完善双向进入、交叉任职的领导体制,把组织考核推荐和引入市场机制、公开向社会招聘结合起来,建立统一的职业经理人市场, 逐步推行职业经理人考核认证制度和国有产权代表任职资格准入制度。

(二)必须加快企业转变增长方式,大力促进转型升级。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优化经济结构,大力推动经济进入创新驱动、内生增长的发展轨道,是国有企业深化改革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当前,福建省国有企业的发展以粗放数量型的增长方式为主, 自主创新能力偏弱,这是普遍现象,直接制约了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因此,在深化国企改革过程中,要把创建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品牌和持续创新能力的自主创新型企业作为企业发展的首要任务来抓。一是推进企业加大对自主创新的投入的转变。除增加财政投入外,国有大型工业企业每年研究开发费用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必须要做到逐年有所提高,比如我省汽车工业,依旧是组装型的整车厂,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变速箱、发动机等依旧滞后,需要在产品研发上加大投入。二是推进企业向产学研相结合的转变。一方面鼓励国有企业与高等院校、科研机构通过联营、参股、合作等形式,组建企业技术中心、产业技术联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技术创新组织;另一方面, 加大企业技术改造的力度,发展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下游产品,拉长产业链。三是推进国有企业向绿色发展转变。气候变化深刻影响人类生存和发展,是当今全球面临的重大挑战,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强调经济发展与生态文明相统一,走绿色发展道路。国有企业要从战略高度认识资源节约、节能减排、环境保护和发展循环经济的重要性,从企业产品设计、生产等各环节入手达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的统一。要积极开发和运用绿色技术,致力于打造绿色产品生产链,将节能减排与产品结构调整相结合,大力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比如,万赢集团的东南汽车、新龙马汽车等企业加大投入研发生产新能源汽车,向绿色经济发展转变。

(三)必须加快健全和完善国有资产监管体系。现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中政企不分、政资不分问题依然存在;国有资产监管还存在越位、缺位、错位现象;国有资产监督机制不健全,国有资产流失比较突出,必须在今后的改革中创新国资监管方式,健全和完善国有资产监管体系。一是完善国有资产监管法规体系。根据《国务院关于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的要求,结合福建省的实际,完善福建省国有资产监管的法规体系,为结构调整提供法制保障,要准确把握国有资产监管机构的职责定位和推进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转变。二是健全和创新国有资产监管体系。以改善监管方式、提高监管效能为目标,以依法履行出资人职责、进一步理顺出资人和出资企业之间的责、权关系为重点,建立事前规范制度、事中加强监控、事后强化问责全过程监督体系,更多运用法治化、市场化的监管方式,切实减少出资人审批核准事项,改变行政化管理方式。三是完善省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从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编制、加强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益收缴、规范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支出责任、加强资金绩效评价和监督检查等方面入手,全方位规范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管理,建立健全以国有资本收益为核心内容的国有资本收益收缴、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等制度。(文/万赢集团党群工作部廖志华)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